8月2号的诗:《门》

《门》

 

谈话很快转到15世纪

土耳其在西班牙迫害犹太人时

向犹太难民伸出了援手

 

老杨“啊”了一声,说:

我明白了,我终于明白了

接着他解释说:我一直怀疑

 

诺贝尔文学奖的颁奖权

捏在犹太人手里

不然为何那么多

 

得奖者都是犹太人?

帕慕克虽然不一定是犹太人

但土耳其是他们的恩人

 

奖给他,就是奖励土耳其!

老李不同意,说:

那中国那个山东的呢?难道他也是犹太人?

 

他当然不是,但他选对了人呀

《丰乳肥臀》中写了一个外国神父

知道是哪国人吗?

 

老李说:希腊人?

土耳其人?

韩国人?

 

怎么可能呢,老杨说

这几个地方的人

连戏都没有

 

瑞-典-人!

而且姓马

叫马悦然?

 

当然不,老杨说

叫马洛亚

一部600多页的小说

 

第一个字是“马”

最后一个字是“门”

马洛亚的马,阿门的门

 

就这么简单?

就这么不简单!

那是一个形象多么高大辉煌的神父啊!

 

最后谁骑着谁的马

进了谁家的门

当然不是一目了然的了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